怀念我的舅公汪秉笔先生

客家话
客家话

发布于 2017-07-08 14:25

14 浏览
0 评论

也许是最近看到关于汪家历史人物的链接太多,昨晚上竟梦到了舅公,仍然是那么慈祥和霭地坐在那,微笑着不言不语。

     舅公是妈妈的亲舅舅。妈妈9岁时,我外公就去世了,然后妈妈和她弟弟跟随外婆回到老屋湾舅公家生活。妈妈是在舅公家读书、成长并出嫁的。妈妈与舅公的感情如同亲生父女!所以舅公于我们兄妹而言就是亲外公一般。
     舅公早年的传奇人生我是耳熟能详的!在此就不一一赘叙,百度上一搜就全知道了!当然,百度上没有的我也知道一些,其中最为让妈妈津津乐道的是:解放前身为国民党高官的舅公家里常年住着两名带枪警卫员,舅公进出都是跟着寸步不离,加上舅公年轻时气宇轩昂、风度翩翩,别提有多威风!妈妈住在舅公家也占了不少光,出门都是坐轿子。解放后外公之所以没有正法,那是因为某某党里有一个大人物,他赏识舅公才华、敬重舅公人品!故留住了舅公一条性命。性命虽保,坐牢难免,这一坐便是26年!1975年才得被特赦回到老家老屋湾, 先后纺过纱、教过书,最后在彭泽县政府从事文字工作,直到1998年5月病逝于老屋湾他的“晚晴居”。

       对于舅公,我的记忆是从小学一二年级开始的,那时候舅公在我们金黄村小学教书,我和舅公几乎天天见面 ,舅公每次见到我总是喜欢捏我的小脸,我当时很是反感,因为被舅公捏的脸有点痛。稍大些才领悟,那是舅公对孙辈们爱的表达。
     我小学没毕业,舅公就被调到县里去上班了,与舅公见面的机会一下子少了许多,心里还真是有点失落,要知道 我的舅公当老师一直是我在同学们面前骄傲的资本。舅公去了县里上班以后,平均每个月回家一次 ,因舅公的家就在小学旁边,每次舅公回来我基本上是在他家吃住一条龙,舅婆非常贤惠,她总是想着法子做好吃的给我们这些孩子吃,让我乐不思蜀,不愿回家。茶余饭后舅公经常出点小对联让我们对,比如:小鸡对什么?我和表妹们的下联五花八门:老鸭、老鼠、大狗、大人。。。舅公开心地“哈哈哈"笑不拢嘴,那爽朗的笑声让我现在依然记忆犹新,想想那时对舅公而言也是享受天伦之乐!
     有一段时间,我发现舅公好几个月都没回家,后来得知舅公是在忙着写一本大书,现在想来应该是《彭泽县志》。当时外婆很是惦记,便带着我到县里去看望。舅公见到我们非常惊喜!中午执意留我们吃饭,把我们领到一家餐馆,点了两碗猪肝汤一碗稀饭,外加十个馒头,(外婆吃长素,所以只吃稀饭)要知道80年代初,改革刚开放,农村娃想吃馒头和猪肝是很奢侈的!那一餐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,同时难以忘记的还有那个店老板,怎么不给猪肝汤里多放几片猪肝呢!!

      上了初中后,与舅公见面的机会更少了!但只要舅公回来,我都会去看望。这时的舅公对我们孙辈的要求严格起来了!每次去他家,他都要出两篇作文题,让我带回去写好,下次见面时交由他批改。表妹们有点偷懒,陆续放弃了,只有我坚持着完成舅公交给的任务。这种舅公出题我来作的习惯持续了两三年, 舅公不厌其烦地为我批改,让我誊抄。可惜那么多的批改过作文都没有保存下来!现在家里仅有的几篇都是初中毕业后写的。初中毕业以3分之差与卫校错失交臂,那种痛苦无以言表,通通写进作文中。。。有时还用对联来宣泄一下:
        读书时北京导航hao.hbbdxx.com论坛bbshbbdxx.com,化学数学语文生物门门抓头搔脑。
        失学后,抢收抢种挖园摘花样样累手酸腰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 舅公看了眼泪纵横,他曾告诉母亲,没想到我小小年纪写的作文这么感人!舅公给我写了好多的信,说了许多宽慰鼓励的话语,最后也送我一副对联:
       永不自卑,将笑骂讥讽抛入长江大海。
       常思奋进,把艰难困苦当作妙药灵丹。
      二十多年过去,我谨记着舅公的教诲,从一个落榜生再到刻苦学医徒再到国家公职人员,且拥有幸福家庭,这一切,舅公在天之灵一定为我感到欣慰!

       舅公批改作文非常认真仔细,对于错误的标点、病句、错字 他从不放过,一一纠正过来!他认为语句都不通,怎么能写好作文?对于我写得好的地方,他会画上波浪线,写上表扬和鼓励的话!每次拿到舅公批改过的作文时,我首先就是看看有多少波浪线,波浪线越多我就会很开心。记得刚开始写作文时可没有这么多波浪线,相反我认为的美词美句全被舅公毫不留情地划掉!然后又用最普通的语句重新帮我续上部分段落。在评语中舅公总是强调:“写文章要有真情实感,语言要朴素,只有朴素无华的文章最能打动人。” 舅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写的。他写的文章和诗词都是那么让人易读、易懂、易记! 譬如他的《雪》:
      梦想笼罩世界,
      妄图霸占乾坤。
      总是挟寒带冷,
      弱枝小草凋零。
      明日阳威大展,
      教汝消化无形。
      大地岂能征服,
      岁寒松柏长青。
     
    外婆去世后,舅公悲痛中写下一篇《哭大姊》:
       儿时我劣姊温纯,
       曾荷提携教诲恩。
       一卷唐诗齐朗诵,
       小窗共对读书灯。
  
     从这些诗句中不难看出,舅公的诗作的确是朴实无华,感情真挚,同时又不失所要表达的深刻意境!所以舅公的诗集《晚晴吟草》《晚晴续草》里,很多的诗我都是会背的。

      晚年的舅公特别喜欢小孩,凡是哥哥和姐姐们生了孩子,妈妈第一时间就会去告诉他,舅公听了特别兴奋! 不管身体状况如何都执意要为小孩儿取名字,汪春瑜、汪雪莹、韩秋芙、汪新潮等等都是舅公给取的! 舅公因中风右手不能写字,他便用左手写,把名字取好写在纸上,并注明长长寓意 ,然后用红纸包好,郑重交由妈妈带回家。现在这些孩子们也都参加了工作、成为人妻人母,她们因为名字是舅公取的而倍感自豪。

    如今舅公离开我们已经整整19年了,喜欢讲故事的86岁母亲也已风烛残年,关于舅公的往事被提及也越来越少了,但舅公在我们心中就是一座丰碑,永远激励 着我们前行。

举报 收藏
管理文章:
暂无回应